三分钟了解神探夏洛克·福尔摩斯

三分钟了解神探夏洛克·福尔摩斯

2019年11月21日 未分类 0

订阅关注推不了的理,每天一篇高质量推文。

夏洛克·福尔摩斯(Sherlock Holmes),最初译为歇洛克·福尔摩斯,是19世纪末的英国侦探小说家亚瑟·柯南·道尔所塑造的一个才华横溢的虚构侦探。福尔摩斯自己称自己是一名“咨询侦探”,也就是说当其他私人或官方侦探遇到困难时常常向他求救。故事透露福尔摩斯经常能够足不出户就可以解决很多疑难问题,这就很像我前几期中写的安乐椅侦探。但是大部分故事都集中讲述一些比较困难、需要福尔摩斯出门调查的案子。

柯南·道尔一共写了4篇长篇、56篇短篇的福尔摩斯系列小说。绝大多数的故事,是以福尔摩斯的朋友及传记作家约翰·H·华生医师的角度叙述的。只有两篇是由福尔摩斯亲自叙述、两篇是由第三人称角度撰写。

从1881年起,福尔摩斯一直住在伦敦的贝克街221号B,并在此做着自己的咨询侦探生意。直到华生医生来到时,福尔摩斯一直独自工作,但有时雇佣城中底层社会中的人来完成任务,包括被他称作是“侦缉队贝克街分队”的线人、以及一群街头孩子(《血字的研究》、《四签名》、《驼背人》)

华生称福尔摩斯在习惯和生活作风上“玩世不恭”。虽然在《巴斯克维尔的猎犬》中,福尔摩斯被描述为“猫一样”的爱干净,但华生依然称福尔摩斯不拘小节,无视当下的仪容准则。在故事中,福尔摩斯会进入各种杂乱的文献和文物,从中找到他所想要的资料。

在《墨氏家族的成人礼》(或译马斯格雷夫仪礼)当中,华生称福尔摩斯是:

“虽然他的思想方法敏锐过人,有条有理,着装朴素而整洁…把烟卷放在煤斗里,把烟叶放在波斯拖鞋顶部,而一些尚未答复的信件却被他用一把大折刀插在木制壁炉台正中…他最不喜欢销毁文件…这样月复一月,他的文件越积越多,屋里每个角落都堆放着一捆捆的手稿,他决不肯烧毁,而且除了他本人外,谁也不准把它们挪动一寸。”

华生常常注意到福尔摩斯非同寻常的进食习惯。侦探虽然探案中有时会胃口大好,但也常常被描述为废寝忘食,例如在《诺伍德的建筑师》当中,华生称:

“福尔摩斯自己却没有吃早饭。他在比较紧张的时候就不让自己吃东西,这是他的一个特性。我见过他滥用自己的体力,直到由于营养不足而晕倒。”

不管怎样,福尔摩斯与华生的友谊是他最重要的关系。在许多故事中,福尔摩斯对华生的好感,常常隐藏在他冷酷、智慧的外表之后。例如,在《三个同姓人》中,华生与歹徒搏斗中受伤;虽然子弹造成的伤害是“肤浅的”,但这令华生大为感慨:

“当我知道在这表面冰冷冷的面孔后藏着多么深的忠诚和友爱时,我觉得受一次伤,甚至受多次伤也是值得的。他那明亮而坚强的眼睛有些湿润了,那坚定的嘴唇有些颤抖。这是仅有的一次机会,使我看见他不仅有伟大的头脑,而且有伟大的心灵。我这么多年微小而忠心的服务,得到这一点感触我心足矣。”

在一系列故事当中,福尔摩斯被描绘为爱国者,帮助政府处理一系列事关国家安全的任务。他在《最后致意》当中担任反间谍任务,故事的剧情是一战开始。在射击训练时,侦探用手枪在贝克街的墙上打出了”VR”字样(维多利亚的统御 Victoria Regina)。

他不寻求名望,允许警方拿自己的成绩占为己有。虽然面对官方同行有时会自负,但永远占理,要不就是为了更好为别人解决问题,急他人之急,要不就是基于他对自己和他人能力及局限的准确评判。他和警方总体来说还是融洽的合作关系。直到当华生出版了自己的故事时,福尔摩斯的作用才水落石出。由于媒体报道和华生的故事,福尔摩斯变得出名,以至于许多人跳过警方,慕名而来。这甚至包括政府官员和皇室。首相和波西米亚王自己曾到访福尔摩斯,请求他的协助。法国政府授予他荣誉勋章,表彰他破案的努力。斯堪的纳维亚国王是他的顾客,福尔摩斯曾经两次帮助过梵蒂冈。

福尔摩斯在工作中冷静,不动感情。但当取得突破的时候,福尔摩斯会和常人一样变得激动。但在真相大白之前有时会向华生或伦敦警察隐瞒。

福尔摩斯有时使用致瘾性药物,特别是在侦破乏味无趣的案件过程中。他认为使用可卡因会兴奋大脑。他常常使用可卡因,用个人注射器为自己打入7%的溶液,并注射器保留在摩洛哥皮甲盒中。福尔摩斯也会使用吗啡,但反对去鸦片烟馆。在那个时代这些药物的使用是合法的。华生和福尔摩斯俩人都抽烟,包括香烟、雪茄、烟斗,但华生医生强烈反对福尔摩斯使用可卡因的习惯,认为这是他的“唯一恶习”,并认为这对福尔摩斯的精神健康有害。但即便如此,福尔摩斯的瘾依然存在。

在某些案件当中,客户会将他的费用翻倍;然而,富有的客户很可能会支付超出标准的费用。例如,在《最后一案》当中,福尔摩斯称为法国政府和斯堪的纳维亚皇室效力令他获得巨额收入,足以让他提前退休。在《黑彼得》当中,华生注意到如果权贵的案件令福尔摩斯反感的话,他是不会效力的,但他可能会为卑贱的人劳苦多日。《身份案》中,福尔摩斯告诉华生,在《波希米亚丑闻》之后,他受到来自波西米亚王的金鼻烟壶和荷兰皇室名贵的戒指;在《布鲁斯-帕廷顿图纸》中,福尔摩斯从维多利亚女王那里获得了绿宝石领带别针。其它纪念品包括来自艾琳·艾德勒的金制纪念品,来自法国总统的签名感谢信,追踪杀手所获得的荣誉勋章。在《修道院公学》当中,当公爵递给福尔摩斯6,000英镑时,福尔摩斯高兴地擦着双手,然后轻拍了支票,说“我是个穷人”,这可以解释为他挖苦般的幽默感。在他的职业生涯当中,福尔摩斯曾经为王室、政府、权贵、企业家效力,他也为穷苦的当铺老板和女家教出过力。

福尔摩斯的死敌是莫里亚蒂教授(犯罪界的拿破仑),阿瑟·万特纳在《恐怖谷》中侧面描绘出教授诲人不倦的知识分子以及背后冷血精明的犯罪首脑的双重形象。莫里亚蒂教授最后在莱辛巴赫瀑布与福尔摩斯决斗时跌入深渊。

福尔摩斯和华生佩带手枪,如老式左轮手枪,Mk III 亚当斯。华生称这些武器被用过7次:在《四签名》,他们冲安达曼岛人开枪。在《巴斯克维尔的猎犬》中,福尔摩斯和华生向猎犬开枪。在《铜山毛榉案》中,华生开枪射杀恶犬。在《空屋》中,华生用手枪柄击打塞巴斯蒂安·莫兰上校。在《三个同姓人》当中,当华生被击中时,福尔摩斯用手枪柄击打杀手埃文斯。在《马斯格雷夫仪礼》当中,爱国的福尔摩斯在墙上击出”V.R.”(维多利亚的统御)。在《最后一案》当中,福尔摩斯与莫里亚蒂教授对峙是手持枪械;同样,福尔摩斯在《绿玉皇冠案》中将手枪对准了乔治·柏伟尔爵士。在《孤身骑车人》、《黑彼得》、《跳舞的人》,福尔摩斯和华生使用手枪来抓捕嫌犯。在《雷神桥之谜》中,福尔摩斯使用华生的手枪来再现犯罪现场。

福尔摩斯曾携带短马鞭,在《身份案》中曾用它来鞭打骗子。在《红发会》中,福尔摩斯用猎鞭打落约翰·克莱手中的手枪,在《斑点带子案》中用它来驱蛇。在《六座拿破仑半身像》中,鞭子是福尔摩斯最喜欢的武器,他曾用它来击开一个石膏半身像。

福尔摩斯常用拳头来应对困难,也毫无疑问是获胜者。在《“格洛里亚斯科特”号三桅帆船》中曾提及福尔摩斯是个训练有素的拳击运动员,在《黄面人》当中,华生称他“而毫无疑问,在与他同体重的人中,福尔摩斯是我见过的最优秀的拳击家。”

华生医生认为福尔摩斯的能力如下:

文学——无

哲学——无

天文学——无

政治——些许

植物学——多种多样。颠茄、鸦片、毒药等等。不知道实用园艺。

地理——应用型,但不足。能一眼辨别土质。走路后,展示给我裤子上的泥土,告诉我伦敦地质的颜色和成分。

化学——很多

解剖学——精准,但不系统

奇情文学——精通。他似乎知道各个世纪的每一个可怕的细节。

小提琴拉得好

剑术、拳击的高手

对英国法典有实用知识

——柯南·道尔,《血字研究》

福尔摩斯对物证的分析既科学又精确。他的方式包括使用潜在指纹,如足迹、蹄印、自行车痕迹来对犯罪现场做出鉴定(《血字的研究》、《银色马》、《修道院公学》、《巴斯克维尔的猎犬》、《博斯科姆比溪谷秘案》),使用烟灰和烟蒂来辨别罪犯(《住院的病人》、《巴斯克维尔的猎犬》),对比打字机信件来揭露诈骗(《身份案》),使用火药残余来揭露两名凶手(《赖盖特之谜》),对比两个犯罪现场的子弹(《空屋》),分析人体残骸来揭露两名凶手(《硬纸盒子》),甚至是利用指纹来做出辨析(《诺伍德的建筑师》)。福尔摩斯也在几个场合下应用了心理学,例如在《波西米亚的丑闻》中,他诱导艾琳·艾德勒找出隐藏的照片,其“依据”是失火时,未婚女性会寻找自己最珍贵的物品,而已婚女性会抢救孩子。另一个例子是在《蓝宝石案》,福尔摩斯从推销员那里获取信息的方式是打赌,而非质问或贿赂,称“当你遇到留着那种络腮胡子的人,而他又不愿泄露机密时,你总是可以用打赌的方式使他吐露真情…我敢说如果我刚才在那个人面前放上一百镑,那他就决不会象通过打赌的方式那样向我提供那么全面的情况。”

在1917年出版的故事《最后致意》当中,福尔摩斯隐居到了萨塞克斯郡的小农场上。移居没有给出精确的时间。在此,他开始有了养蜂的习惯,成为了他的主业,后来出版了《养蜂实用手册,兼论隔离蜂王的研究》。小说也描述了福尔摩斯和华生最后出山,极力参与第一次世界大战救援工作。另一历险故事《狮鬃毛》(由福尔摩斯叙述),发生在他退休的时候。故事中,有关他去世的细节却没有给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